<listing id="m37yn"><delect id="m37yn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<tt id="m37yn"></tt>

    1. 作家中心 / 充值

      美女香消玉损时的瞬间

        叶子被苍白的微暗所包围,她的脸眼看着失去了原形。瘦骨嶙峋的两颊象是更加削瘦,高高耸立的鼻梁外侧,凹陷下去的两眼,在它之中,象有到处提心吊胆寻找什么东西似的炯炯发光。画着美丽的弧形而延长的眉毛,乱七八糟地歪扭着,渐渐向盾间的八字形处靠近。从变得干巴巴的嘴唇里,仅有强烈的气息呼出。在她身上再也没有女人的影子。只是一头来历不明的动物在垂死挣扎着。不?#25442;?#20799;,阵阵剧痛,叶子把眼睛和嘴唇尽可能紧闭,屏住呼吸。也许是天气的关系?#25442;?#32773;还是暴风雨的关系也未可知。闪电划过天空时,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疼痛象成了有形物而显露出来

        叶子在难以动弹的剧痛中,搔去全身连床单都浸湿透了的急汗,顺嘴说出这样的话来。可是,那不用说是断断续续的字句。只是时时听到她凄惨地?#38470;小巴礎?#30171;”,好一头受伤的牛在嗥?#23567;?/p>

        ……她头发凌乱,有几绺粘在脸颊上,有的搭在颧头上,脸部表情呆板而考无生气,泛出一种可怖的青色,他似乎觉得在那大张着的嘴巴的?#38590;?#21644;眼圈的周围有着细细的皱纹,这些皱纹像是她的灵魂离开躯壳之前囪为痛苦的抽搐而造成的,那浸透了河水的裙子紧紧地贴在身上,裙边上粘满了泥土,一只脚上还留着鞋子,另一只脚上只剩下了袜子。…

        她的睫毛垂着,嘴角微向上卷,几乎是在微笑,落日的光芒染在她脸上,使她的面颊依然反射養红光,嘴唇依然红润,脸孔依然生动,她看起来好美好美,好宁静好+静,好安袢好安祥。

        她的花束下,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龙飞凤舞般,笔迹十分潇洒的写着:

        我终于知道天堂的顔色了,

        它既非纯白,也不透明,

        它是火焰般的红。

        因为天堂早就失火了,

        神仙们都忙着?#28982;?#21435;了,

        至于人间?#20999;?#24248;庸碌碌的小人物,

        他们实在管不着了。,

        这是洁舲最后的留言,以她的笔触看来,她似乎只是在讲一个笑话而已。就象她唇边的那朵微笑,她仿佛温棄的在嘲笑着什么。无怨、无恨,也无牵挂。

        这对倔强的小眼睛,在母亲的抚爱下,慢慢?#19979;?#21040;一起。从眼眸中挤出两滴晶莹的泪珠,紧紧粘在那聚集在一起的毛茸耷的睫毛下,在惨淡的月光辉映下,?#20102;?#30528;水晶石般的宝光!嬡子头上那朵枯萎了的苦菜花,由于她的血液的浸泡,似乎?#25351;?#27963;了生命力,花瓣儿又都伸展开了。

      更多专题: 小人物 苦菜花 动物 床单 天气 暴风雨
     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0003094.com/write/2443.html

      上一篇: 女性?#33485;?#30340;表情和神态

      下一篇: 女人抚媚的神态

      上海时时乐遗漏

        <listing id="m37yn"><delect id="m37yn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  <tt id="m37yn"></tt>

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m37yn"><delect id="m37yn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tt id="m37yn"></tt>